中國各省GDP排名(名單)

08-09已圍觀評論

  “富可敵國”不再是傳說。

  剛剛過去的一年,中國GDP突破玖零萬億。作為龍頭省份的廣東、江蘇則雙雙突破玖萬億,而廣東離壹零萬億只有一步之遙。

  與此同時,山東浙江四川等柒省躋身“肆萬億俱樂部”,至于經濟總量超過叁萬億的省份,更是擴大到壹叁個。而世界上GDP超過叁萬億(約為肆伍零零億美元)的國家還不到叁零個。

  當然,每一份成績都值得欣喜,但背后的問題同樣需要給予正視。

  粵蘇領跑,湖南超河北,廣西超天津

  中國各地經濟數據陸續 ,省域格局再度發生明顯變化。

  全國GDP十強省份已經塵埃落定:

  廣東(玖.柒叁萬億)、江蘇(玖.貳陸萬億)、山東(柒.陸伍萬億)、浙江(伍.陸貳萬億)、河南(肆.捌萬億)、四川(肆.零柒萬億)、湖北(叁.玖肆萬億)、湖南(叁.陸肆萬億)、河北(叁.陸萬億)、福建(叁.伍捌萬億)。

  廣東江蘇繼續領跑,雙雙進入“玖萬億俱樂部”,與其他省份明顯拉開差距,成為中國經濟體量最大的兩個省份。

  作為中國經濟第三大省的山東,貳零壹捌年GDP為柒.陸伍萬億,仍未進入捌萬億俱樂部,與同為第一陣營的廣東江蘇的差距拉大。

  在排名上看,今年省份GDP位次出現兩大變化:

  一是湖南超越河北,躋身全國GDP第八名,河北則后退到第九名。河北與后一位的福建,GDP差距只有貳零零億左右。近幾年來,河北先后被四川、湖北、湖南反超。

  二是廣西趕超天津。近兩年,天津增速下滑,GDP紛紛被其他省份和城市趕超。貳零壹柒年,廣西落后于天津數十億元,貳零壹捌年,廣西拉開天津超過叁零零億。

  西藏貴州增速最快,遼寧企穩,天津墊底

  與名次之變相比,經濟增速在區域之間出現更大分化。

  貳零壹捌年,全國有壹零個省市GDP增速沒有跑贏全國,分別是山東、遼寧、天津、重慶、內蒙古、黑龍江、吉林、新疆、甘肅、海南。

  經濟實際增速最高的省份是西藏,高達壹零%,也是全國唯一仍能保持兩位數增長的省份;緊跟西藏之后的是貴州,增速也高達玖.壹%,但與往年兩位數增速相比,有所回落。

  值得一提的是,過去幾年一度負增長的遼寧逆襲,經濟增速回升到伍.柒%,經濟有所回暖。

  然而,天津成了全國增速最低的省市,實際增速僅為叁.陸%,而名義增速更低,僅為壹.叁捌%。

  與此同時,各地紛紛調低貳零壹玖年GDP目標增速。

  浙江、四川和新疆分別從貳零壹捌年的增長柒.壹%、捌%和陸%下調至貳零壹玖年的陸.伍%、柒.伍%和伍.伍%,而北京選擇了彈性的陸%-陸.伍%,遼寧則不再制定直接目標,僅表述為“與全國保持同步”。

  不過,海南、湖北的GDP預期目標則逆勢上調。

  其中,海南貳零壹玖年GDP增速目標由去年的柒%上調至柒%-柒.伍%。湖北將貳零壹玖年GDP增長目標從貳零壹捌年的柒.伍%上調至柒.伍%至捌%。

  南北分化:從“東強西弱”到“南高北低”

  中國省域格局的第一大變化是,“東強西弱”正在變成“南高北低”。

  在傳統認知中,中國經濟“東強西弱”,東部省份經濟總量遙遙領先,西部相對落后。但如果論經濟增速,則會發現情況完全相反,西部增速明顯高過東部。

  從區域來看,西部省份增速明顯高過全國平均增速。

  這與經濟發展階段有關,西部省份受惠于后發優勢,固定投資帶動作用強,經濟增速相對較高,而東部省份多已跨越初始發展階段,經濟體量相對龐大,能保持均速增長,實屬不易。

  相反,如果將視角從東西轉向南北,不難發現,南方經濟增速普遍高過北方。

  在南部壹陸個省市區中,僅有重慶與海南增速低于全國增速。而在北部壹伍個省市區中,僅有陜西、河南、青海、寧夏四個省市增速超過全國水平。

  南北分化的趨勢,未來還將繼續擴大。

  粵蘇爭霸:差距再擴大

  中國省域格局的第二大變化是,粵蘇差距再擴大。

  自從壹玖捌玖年廣東GDP首次登頂以來,廣東在全國經濟第一大省的高位上,一坐就是叁零年。

  這叁零年間,唯一具有挑戰能力的只有江蘇一省。粵蘇之間的經濟爭霸,一直都備受關注。

  貳零壹貳年,江蘇趕超廣東的聲音不絕于耳,正是從這一年開始,江蘇不斷縮小與廣東的GDP差距,一度從貳零零捌年的伍捌零零億,縮小到貳零壹伍年的貳陸玖陸億。當時不少人認為,江蘇超越廣東指日可待。

  然而,從貳零壹陸年開始,廣東與江蘇之間的GDP差距逐漸擴大。貳零壹陸年擴大到叁肆陸陸億,貳零壹柒年進一步擴大到叁捌叁伍億,貳零壹捌年再上臺階,兩省的差距放大為肆柒零零億左右。

  廣東與江蘇都可謂經濟強省,增速雙雙跑贏全國。江蘇GDP與廣東差距越來越大,并非江蘇經濟失速,而是廣東率先進行轉型,在經濟新周期中的韌性更強。

  換言之,粵蘇爭霸,強者恒強。這背后的原因有兩點:

  一是,早在貳零零柒年,廣東就率先進行經濟轉型,創新性經濟走在全國前列。因此,對于全球產業轉移的承受力更強,對于貿易爭端之下的外貿新形勢的適應力也更強。

  二是,在中心城市和大城市群引領時代,廣東的地位得到前所未有提升。廣東擁有廣州深圳兩大超級城市,并且受惠于粵港澳大灣區這一世界級灣區,無論是產業、人才還是資金集聚,都堪稱一流。(更多可參閱《重磅!官方定調粵港澳大灣區,廣深港澳誰是中心城市?》)

  相比而言,江蘇缺乏主中心城市,南京蘇州兩大城市引領作用均不足。且在長三角的規劃層級里,上海處于主導地位,江蘇相對較弱,這自然影響到城市群的輻射效應和整合力度。

  不過,相比于廣東省內珠三角與粵東西北發展的不對稱,江蘇相對更加均衡。(可參閱《全國百強縣排行:江蘇浙江山東成最大贏家,廣東為何這么少?》)

  一個突出表現是,在全國百強縣排名中,江蘇獨占貳叁席,而廣東僅有貳席。這背后固然有廣東撤縣設區、強鎮經濟的因素,但也說明在珠三角之外,廣東的縣域經濟并不發達。

  重慶天津失速

  廣東江蘇有粵蘇爭霸之說,重慶天津廣州深圳則有第三城之爭。

  如今,廣東與江蘇之爭告一段落,第三城之爭同樣告一段落:深圳勝出,廣州隨后,重慶天津越行越遠。

  重慶天津經濟增速,一度均領跑于全國。但最近兩年,兩地經濟增速雙雙下滑,差距,被廣深越拉越大。

  先說重慶,貳零壹捌年重慶GDP首度突破貳萬億,達到貳.零叁萬億,與貳零壹柒年相比,實際增速為陸%,跑輸陸.陸%的全國增速,且與貳零壹柒年的玖.叁%相比,大幅下滑叁.叁個百分點。

  天津也是如此。貳零壹捌年天津GDP為壹.捌捌萬億,仍未突破貳億,而實際增速僅為叁.陸%,與貳零壹柒年持平,相比于貳零壹陸年玖.壹%的經濟增速,則大幅下滑陸.壹個百分點。

  這還是除去價格因素的實際增速,如果單獨看名義增量,問題更加夸張。

  重慶貳零壹捌年名義增量為玖叁捌億元,名義增速僅為肆.陸壹%,而天津貳零壹捌年名義增量僅為貳陸零億元,名義增速僅為壹.叁捌%。

  這兩地的經濟失速,有兩個共同原因:一個是兩地都開始擠水分,另一個是隨著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兩地的工業經濟均受到影響。

  先看重慶,第二產業增加值的增速從貳零壹柒年的玖.伍%降至貳零壹捌年的叁.零%,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從貳零壹柒年的玖.陸%降至貳零壹捌年的零.伍%,而作為支柱產業的汽車行業更是從貳零壹柒年的陸%變成貳零壹捌年的-壹柒.叁%。

  當然,汽車產業下滑,是整個行業面臨的共同問題。相比而言,重慶的高新產業仍舊保持較高增速,貳零壹捌年重慶市高技術產業增加值同比增長壹叁.柒%,戰略性新興制造業增加值增長壹叁.壹%,成為經濟發展的亮點之一。

  再看天津,工業仍舊保持低速,而消費也開始面臨降速。

  貳零壹捌年,天津第二產業增速僅為壹.零%,其中,工業增速為貳.陸%,相比于貳零壹陸年的捌.叁%的增速,可謂大幅下滑。而在消費方面,貳零壹捌年天津社消增速僅為壹.柒%,而貳零壹陸年這一數字還是柒.貳%。

  當然,與貳零壹柒年相比,天津經濟正在企穩。

  貳零壹捌年的經濟增速、工業增速等相比貳零壹柒年均有小幅回升,而全社會用電量則同比增長柒%,這是積極向好的信號。

  海南:全域限購的威力

  樓市調控到底有沒有用?海南提供了一個現實案例。

  貳零壹捌年肆月,海南實施全域限購,史上最嚴的樓市調控落地未久,樓市就應聲而落。

  貳零壹捌年,海南GDP為肆捌叁貳.零伍億元,同比增長伍.捌%,相比于貳零壹柒年柒.零%的經濟增速,下滑壹.貳個百分點。

  這其中,房地產成為最大拖累。

  貳零壹捌年,海南固定資產投資下降壹貳.伍%。其中,房地產開發投資下降壹陸.伍%,非房地產開發投資下降捌.肆%。

  全省房屋銷售面積壹肆叁貳.貳伍萬平方米,同比下降叁柒.伍%;房屋銷售額貳零捌叁.貳玖億元,同比下降貳叁.貳%。

  接近四成的銷售降幅,在全國排在前列,全域限購可謂見血封喉。海南對房地產投資的依賴度一度高達肆零%以上,樓市銷售和房地產投資雙雙下滑,勢必對經濟發展形成拖累。

  要知道,貳零壹捌年海南可謂利好不斷,自貿港、自貿區、國際旅游島、賽馬等政策不斷落地,為海南長遠發展形成有效支撐。

  正是在此背景下,海南將貳零壹玖年的增長目標提高到柒%-柒.伍%。

  不過,長遠利好需要時間落地,房地產下滑可謂立竿見影。能否擺脫房地產依賴,決定海南未來的發展前景。

  哪些省份能夠躍級?

  中國省域經濟有四個梯隊。

  從壹玖玖零年代開始,廣東江蘇山東就位居經濟第一梯隊。這三大省份,一直位居全國經濟前列,并與其它省份明顯拉開差距,經濟總量高過柒萬億。

  浙江、河南、四川、湖北、河北、湖南、福建則屬于中國經濟的第二梯隊,經濟總量在叁-伍萬億之間。

  不難看出,第一梯隊和第二梯隊基本都是中東部省份。

  相比而言,西部省份和東北省份經濟總量普遍不高。陜西、廣西、云南、貴州、陜西以及黑龍江、吉林,構成中國經濟的第三梯隊,經濟總量規模在壹.伍萬億-貳.伍萬億之間。

  第四梯隊,多為邊緣省份,GDP不到壹萬億,一省體量尚不如寧波無錫等二線城市,這些省份包括甘肅、寧夏、青海、西藏、海南。

  未來,有哪個省份能夠跨躍經濟層級?

  其一,可以預料的是,廣東江蘇的領先優勢還會繼續保持。不過,隨著全球貿易形勢的轉換,沿海省份與中部省份的差距正在逐漸縮小,湖北、湖南、河南等中部省份在未來或將迎來更大的發展。

  其二,遼寧、黑龍江、吉林等東北省份則不得不接受“老大哥”不再的現實。重工業為王的時代,東北可謂出盡風頭。如今動能轉換和產業升級,如果不能在高新制造上尋得突破,城市地位或許會進一步滑落。

  其三,海南,外界可謂寄予厚望,馬云拋出了海南超越香港的論斷。雖然這種腦洞過大了點,但論政策優勢,除了北京上海之外,沒有其他省份能像海南一般,獲得如此之多的加持,未來前景同樣可期。

  其四,有強大城市群支撐的省份,經濟將獲得較大助力。粵港澳、長三角、京津冀是國內最大的三個城市群,成渝、長江中游、中原城市群、關中平原城市群的融合與輻射效應也將越來越突出,與此相關的省市有望從中獲益。

  今天,給大家推薦一門課程,《哈佛學習力》,

  聽哈佛女神魯林希,

  壹柒歲放棄保送清華北大,

  貳貳歲哈佛碩士畢業,

  講解超實用的哈佛學習力

  改善生理節律、顛覆學習能力

  高效完成人生進階

   下方圖片識別圖中二維碼,可進入課程!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搜索

關注我

圖文推薦

北京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