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的历史(第八集):特殊旅游永难忘

08-09已围观评论

  军旅作家】李绍智,军旅作家,壹玖陆壹年伍月壹叁日生于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白龙区石板公社,壹玖柒玖年壹零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壹玖捌肆年壹壹 月入党,中校军衔。曾任排长,连长,政治指导员,军分区文化干事,人武部政工科长等职,贰零零壹年退出现役。

  曾在《人民军队》报、《咬文嚼字》杂志、《奎屯日报》上发表过多篇 。散文《红柳情》《军嫂是怎样炼成》等佳作在本平台推出后,受到读者的喜爱,在网上引起关注。 系岩上晒谷 重点作家。

  回忆录

  当兵的历史(第八集):特殊旅游永难忘

  说到这次旅游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它的距离近,路线怪,时间短,目标差,可以说是世界上旅游之最,用短小精悍来形容是再恰当不过了,因为独特而与众不同,所以称之为特殊旅游。那是一九八四年七月的一个星期天,那时可没有什么双休日,一个礼拜就一天休息。当时我是炮兵营三连的指挥排长,排里有侦察班,有线班,无线班,拢共十来个人。平时训练也不是太辛苦,但毕竟连续工作六天,好不容易有个星期天,大家都盼着能够放松放松。我们的驻地是个小村庄,特穷,特闭塞,也没有什么娱乐设施和景点。战士们都想去离我们驻地贰零公里以外的一个叫做柒叁肆厂的地方玩玩。其实战士们对这次旅游早就充满了渴望,很久以前就在我面前搧呼,特别是那两个班长闹的最起劲,开始我也是为安全而担忧,怕路上出什么意外,就一直没有答应,后来也确实被他们缠得没有办法了,再想想我自己亲自同行,多注意点,也没什么可怕的,就答应了,当然也给连领导请示了。大家听说终于可以出去玩了,都十分高兴,分头去做准备工作。有的去准备交通工具(自行车),有的去准备摄影器材(照相机),有的去买进口商品(吃的),大家忙得不亦乐乎。星期六晚饭之前,一切准备就绪,无线班长来向我报告,正好连领导也批准了我们的请求。十点钟,我召集全排战士开了一个关于外出旅行注意事项的会议,主要是强调要一切行动听指挥,不能我行我素,坚决按照预定计划行事,凡有人做不到的,趁早打消参加活动的念头,然后每人都在会上表了决心,如此这般之后,大家回班里休息,一夜无话。天亮之后,其他人都还在睡觉,我们排的战士都起得特别早,大家从房间里推出自行车,又带好一些必要的行李和用具,我们一行七个人骑四辆自行车,顺着早已研究好的路线出发了。刚出营门的那段路,是从乡上通往村上的大车道,自行车走在上面还是很舒服的,虽说是土路,但很平坦,一些地方和柏油路差不多。可是进了村庄路况就差多了,过了村子就没有路了,为了抄近道,我们选择了从营房到柒叁肆厂的几乎是直线的行军路线,这样就必须要涉水穿过“喀什河”,这条河流是伊犁地区除了伊犁河以外最大的一条河流,最宽处有一百多米,水深浪大,冰冷刺骨,即使是炎热的夏天,也是如此。因为河水都是从山上流下来的雪水。我们几个来到河边,望着那汹涌的浪花,心中不由得生出许多恐惧,可是已经行程过半了,总不能就这样折回去吧,这也不符合我们军人的性格啊。我们经过一番勘察,选了一处河面最宽的地方做为过河的地段,因为河水的总量不变,那么河面越宽,河水就越浅,而且河水的冲力和温度都会对我们有利。大家对安全过河充满了信心,可就是没人先下去,都抱着裤子在河边上逗留,我看看表,已是中午壹壹点多了,这样下去啥时候能到目的地啊。平时都说干部干部先干一步,这回看来要兑现了,想到这儿,我也把裤子夹到自行车的后座上,扛起自行车,第一个下了河。哇噻,河水还真是凉唉,差点腿就抽筋了,吓得我赶紧又爬上岸来。原来还有一项工作我们没有做到,那就是要用河水先洗洗脚,擦擦腿,让身体先适应一下外部的环境。这样我们经过几次适应,再下河就好多了,大家肩扛着车子,相互照应着往河对面前行,谁也不敢迈大步,只是一点一点地往前探,这才是真正的摸着石头过河。大约二十几分钟,我们都顺利摸过了河。上岸后又走了一段羊肠小道才上了大公路,这是真正的大公路,是伊宁市通往巩留县和特克斯县的柏油公路,骑上单车在这样的油路上“驰骋”,算是一种享受了,何况刚才走的是那样的艰难之路,几个小伙子都跟疯了似的,那做派哪里是在“驾驶”自行车啊,简直就是在开宝马。四辆自行车是争先恐后地相互超越,真有点飚车的感觉。七月的伊犁,骄阳似火,天上有烈日当头,地上有热气炙烤。这样的天气外出旅行,其实就是受罪,也就是年轻人,有力气,有朝气,有热情。经过一个农贸市场,在新疆叫“巴扎”,因为是星期天,赶巴扎的人山人海,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人群里穿出去,又经过一条渡船,终于来到了柒叁肆厂。这里是一个生产核原料矿的生活区,根本就没什么好玩的。中午在矿区的一个小饭馆吃了一顿拌面,然后马不停蹄地往回赶。由于有了来时的经历,大家都不愿意再走原路了,我们改走了去新源县的大公路,一路顺风,行程伍零多公里,于下午柒点多回到营地。由于我们柒个人一共四辆车,我一个人一辆车,其他都是两人一辆车,几十公里下来,谁说不累,那是假的,不知道战士们到底有多累,但我是累得不行了,刚到营门口我就一下子坐在地上了,自行车倒在地上,我也没有力气去扶它,记得还是两个战士把我架回去的。其他人一回到营房就躺在铺上,连晚饭都没有起来吃,一觉到天亮。这次旅行的最大收获就是懂得了什么叫异想天开和想当然,懂得了自行车是如何图有虚名的,你不用劲蹬它一点都不走,啥玩艺就叫自行车,怎么自行的啊,是谁给起的这个名,真是害死人不尝命,我看应该叫人力车才是名副其实。打那以后我的耳朵边清静多了,再也没有人在我面前说要旅游的事了。看来这次短暂的旅游给战士们留下了太难忘的记忆了,主要是太累了,真的有点得不偿失的感觉,既没有看到好的景致,也没有吃到好的食品,更没有见到美丽的姑娘,倒是不折不扣地出了一身臭汗,累得皮拉汗水地,一个个差点就“塔浠浪”了。(注:塔浠浪,新疆民族语言,就是坏了的意思)什么是真正的旅行,啥叫正宗的旅游,只有经历过才有发言权啊。《岩上晒谷》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关注我

图文推荐

快乐时时彩